首頁 > 新聞 > 民生綜合 > 正文     濮陽網-中共濮陽市委門戶網站 濮陽市唯一重點新聞網站


掃樓做公益的水滴籌錯在哪?商業贏利模式被人利用

作者:  文章來源:新浪網  字體:   發布時間:2019-12-09 12:18:18

近日,梨視頻拍客發布一則調查視頻,調查顯示水滴籌線下團隊在全國多個城市醫院中“掃樓”,這些水滴籌線下人員走訪挨個病房、病床的患者及其家屬,為他們提供網上募捐服務。  

此視頻一出,再次引發大眾對水滴籌的質疑:大眾獻愛心希望能幫助到那些真正需要被幫助的人,而不是明明自己有條件卻仍然要使用公共資源的“占小便宜”者。  

對于此事,水滴籌回應稱已第一時間由水滴籌總經理牽頭,線下各區域籌款顧問負責人以及其他相關負責人成立緊急工作小組,在全國范圍內尤其是寧波、鄭州、成都等地,開展相關情況排查。  

水滴籌表示視頻報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區個別線下人員的違規現象,調查清楚后將給以嚴懲。同時自即刻起,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為,組織重新回爐學習,再次加強平臺紀律培訓和提升服務規范,培訓通過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務。  

關于成立水滴籌線下服務團隊以及籌款審核機制等問題,水滴籌在回應中做了三點說明:  

1、水滴籌組建線下服務團隊的起因,是發現一些年紀偏大、互聯網使用水平較低的患者,在陷入沒錢治病的困境時,還不知道可以通過水滴籌自救。水滴籌不希望任何一名有需要的大病患者錯失自救機會,因此組建了線下服務團隊為他們提供相應的籌款支持服務,比如患者關懷、平臺協議講解、醫療服務支持、與醫護核實等。同時,對那些協助發起了不符合籌款條件的項目的線下服務人員,平臺有嚴格的懲戒措施。  

2、線下服務團隊在申請發起前的服務僅僅是層層審核機制中的一環。限于目前個人家庭資產情況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權威核實途徑,平臺采取覆蓋籌款發起、傳播、提現等環節的全流程動態審核,借助社交網絡傳播驗證、第三方數據驗證、大數據、輿情監控等技術和手段對籌款項目進行層層驗證。  

3、關于報道中提到的財產信息審核、目標金額設置、款項使用監督等問題,水滴籌皆建立了相應的審核機制,確保財產等信息的充分公示并聯合第三方機構驗證,同時持續跟進款項的使用情況。  

籌款平臺核心是公益,阻擋不良分子是一大挑戰  

事件爆出后,水滴籌第一時間便發表聲明,而且不回避問題,對癥下藥,這個態度倒是比較積極的。  

另外,梨視頻拍客公布的視頻中“隨便就可以發起籌款”實際上是籌款人在平臺上籌款的第一步,后續一個患者最終能不能籌款成功還需要經過很多審核環節,如果在審核過程中發現患者虛構材料,款項會返還到捐款者賬戶。  

根據三言財經此前調查,這類互聯網大病籌款平臺采用的模式是“先申請,后審核”。也就是當患者發起籌款后,想要提現要通過平臺審核才可以。  

而這種審核機制也是多重、動態的。例如2018年起,水滴籌采用“線上材料審核+實地探訪核實+醫院直審通道”的多重審核機制。患者不僅需要提供身份證明、收款信息、疾病情況等各類證明材料,還需要公示車產、房產等家庭情況信息,否則無法通過審核。  

此外,幾大籌款平臺簽署《自律公約》,依靠全流程動態監控,借助社交網絡傳播監督、大數據以及輿情監控等手段,對籌款全程監督和舉報驗證。  

但必須承認的是,當擁有龐大用戶群體時,仍然難以避免被一部分道德觀念差、愛占便宜的不良分子鉆空子,這對籌款平臺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必須不斷更新審核機制,通過完善的制度避免這種情況。  

醫療保障服務,是民生大計,也是整個社會進步過程中不斷完善的保障環節。目前,我國公共醫療保障服務覆蓋率逐年提升,基本上覆蓋了絕大多數群體。  

但是,公共醫療保障由于要考慮到全體民眾,只能提供較為基礎的醫療費用保障;一旦患有重大疾病,僅靠醫保是無法負擔的。而傳統商業醫保服務雖然能覆蓋重大疾病,可以提供足夠的資金支持,但是其門檻往往較高,對于中低等收入家庭來說依然難以承受。  

近年來興起的互聯網個人求助平臺,通過社會幫助,每個人奉獻一點,幫助那些急需幫助的人們看得起病。這實際上是一種有善意的公益服務。  

所以有很多人非常樂意使用籌款平臺,為需要幫助的人奉獻自己的愛心。而那些因經濟條件受限的人群,也可以不用擔心因一場重病奪去自己甚至整個家庭的明天。  

線下服務團隊為何“掃樓”?  

那么,本應是一件行善積德的服務,為什么會出現線下服務者“掃樓”的情況,難道通過線上募捐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可以贏利、賺錢的“生意”嗎?  

在三言財經此前針對網絡籌款平臺的調查中得知,水滴籌、輕松籌這類平臺在提供大病籌款服務時,實際上是不賺任何錢的。  

經調查,籌款平臺的確如其宣傳所言,“籌多少,用多少”,平臺并不收取任何服務費。那么問題就來了,如果籌款平臺無法賺錢,他們是如何保持長期運轉的呢?  

仔細查看視頻,可以發現,水滴公司旗下還有保險服務。在梨視頻拍客公布的這段視頻中,其中有一段線下服務者表示當為患者提供募捐服務宣傳時,對方購買相關癌癥保險服務的動機就會增高。  

關于這一點,水滴公司也并不隱諱,該公司高管曾在多個場合表示,水滴公司已經打造了“保險場景”,這對啟發國人保險意識有很大的幫助。  

可見,雖然水滴籌提供的大病互助服務完全免費,但水滴公司旗下的水滴保險是商業行為,是有贏利需求的。公開資料顯示,水滴公司旗下的水滴保險商城與水滴互助組成了水滴公司的商業板塊,水滴籌與水滴公益組成了水滴公司的社會責任板塊,兩大板塊共同構成了完善的“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保險保障體系。  

所以,從商業模式上看,水滴籌是“保險場景”之一。這就又引出一個問題:做公益的企業尋求商業化去贏利是否應該?  

做公益到底該不該贏利?  

“贏利”是公益的“原罪”嗎?  

每次出現一些類似一個富人通過籌款平臺募資的消息,大眾認為自己的愛心被“浪費”;而聽說做公益的企業一旦尋求商業化模式,去贏利,在大眾看來這似乎是“利用公益來賺黑心錢”。  

做公益真的不應該贏利嗎?  

設想有這樣兩家公益機構,為社會中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提供免費住宿和基本食物供應服務。其中公益機構A沒有任何商業模式,僅靠創始人個人積累的初始資金為流浪漢提供服務。而公益機構B除了提供上述公益服務外,還經營其他具備贏利性質的商業活動。  

那么問題來了,這兩家公益機構哪一家能存活的更長久,為需要幫助的人提供長期幫助呢?答案顯而易見。  

如果我們要求企業做公益就不許贏利,這無異于殺雞取卵。像水滴籌這樣的籌款平臺,其軟件開發,經營維護都需要成本。如果水滴籌自身無法存活,那么又如何做到長久的為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幫助呢?  

公益和贏利本身并不矛盾,而通過合理的商業模式,甚至能讓公益做的更好。前一陣有一件事傳的火熱,據NASA公布的全球森林面積增長圖顯示,中國的森林面積多年以來持續增長,使得我們的環境越來越好。  

我國森林面積增加,一方面有國家“退耕還林”政策支持,還包括像支付寶螞蟻森林這類商業機構通過商業和公益環保結合實現。  

相信很多人都使用過螞蟻森林減碳種樹,這本身是一種環境保護的公益行為。有人是否質疑過支付寶其實本身是一個“商業氣息濃厚”的公司呢?如果支付寶螞蟻森林只想環保,不考慮贏利,縱使背后有阿里巴巴支持,能否將植樹做到底呢?  

每當有人想通過種樹支持環保,使用支付寶螞蟻森林種樹;同時自己也成為支付寶用戶,為支付寶提供變現資源,使其能夠賺到錢。這種雙贏模式才可以讓支付寶螞蟻森林有持之以恒的發展動力去種更多樹。  

只有贏利,公益事業才可持續發展。  

因此,水滴籌通過水滴保險尋求贏利,再保證水滴籌大病籌款平臺的穩定運營,才可以將這件公益事業持之以恒的做下去。只有自身先存活,才能考慮公益的明天。  

水滴籌“錯”在哪里?  

贏利沒有錯,但是這也并不意味著水滴籌這件事本身沒問題。這次“掃樓”事件問題核心實際上是水滴籌的商業贏利模式被部分人利用引發的問題。  

按照水滴籌聲明,線下服務者本意是幫助沒有能力寫求助文章、對互聯網使用水平較低的患者提供自救的渠道,但實現這個目的的過程出了問題。  

這件事對于籌款平臺來說,是一次完善制度的契機。水滴籌不僅應該加強對團隊的培訓、也要在制度上更加完善。建立良性的公益+贏利模式,才能更加推動籌款平臺的公益模式長久發展。  

對于大眾來說,應客觀看待公益和贏利的關系,應支持公益機構的正當贏利需求,同時做好社會輿論監督,促使有公益性質企業能夠越做越好。




責任編輯:崔莎莎

[!---page.stats--] 社群运营能赚钱么